晶晶股票配资网www.150259.com

资本家当总统之类“资本腐败”,已经不能依靠政府干预

俞冰夏

资本主义经济学腐败政治

这位塞尔维亚裔的美籍经济学家首先给出了一个新鲜的看法,那就是21世纪西方“自由精英”(liberal meritocracy)资本主义当中,资产收入最高的人同样也是劳动收入最高的人,这在20世纪资本主义及封建社会当中都不是主流。我们通常的印象,是有钱人尤其有钱人的后代,是不需要为工资工作的。然而奇特的是,21世纪的精英资本主义当中,最为高薪的职位通常只有拥有相当财富的人才能获得,诸如董事会成员、高级参谋或者巡回演讲之类。而在过去的经济模式当中,富人的资产收入要远超过工资收入。比如沃伦·巴菲特,来自公司的工资收入常年保持在10万美元,所有其他收入都是投资收入,这恐怕是20世纪富人阶级的主流。然而,如今管理层的年薪“包裹”动辄上千万美元。根据彭博的报道,2018年年薪最高的CEO是特斯拉的马斯克,高达5.13亿美元,而这是在当年公司亏损10个亿的情况下。这已经不是什么罕见的例子,不仅如此,如今相当多的公司高层员工拥有大量公司股票。米拉诺维奇为此发明了一个从希腊语组合起来的新词叫做“同贵”(Homoploutia)即同一拨人活跃在资本与劳动市场上,劳动收入前1%的人与资产收入前1%有极高的重叠率。

加大对注册制等重大改革中廉政风险的防控,提高监督的精准度和有效性。把纪检、巡视、审计、组织监督、群众监督进一步贯通起来,增强监督整体效能。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有机会学习应对挑战的本领;同时,也让我们有时间对生活、工作、修养进行一些深层次的反思和梳理。

与西方精英资本主义相对应的是另一种21世纪资本主义——“政治资本主义”,即由政府为主导的资本主义。21世纪前20年“金砖国家”的高速经济发展,证明了这一类型的资本主义对GDP增长和消除贫困来说效率极高,但在拉开贫富差异上效率同样也很高。米拉诺维奇认为,政治资本主义和精英资本主义实际上殊途同归,因为全球化资本主义已经不再能被国界限制,曾经限制西方精英资本主义的道德、法制方面的因素,也因为全球化而不再成为问题。过去资本家如果谈到本国雇员的社会保障或最低工资问题,通常基于道德原则或企业形象会表示支持,然而如果生产外包到其他国家,资本家不但不会考虑外包员工的劳动条件,更可能会要求最大化压低成本。这也是为什么西方发达国家的工会在21世纪日渐式微。表面上看,全球外包减少了全球范围的贫富差距——冷战结束前发达国家与第三世界国家之间的巨大收入鸿沟已被逐渐填平——然而很容易发现,从中受益最大的是资本家,而最为吃亏的则是西方国家的工薪阶层。

第一财经日报微博

布兰科·米拉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h)的新书《形单影只的资本主义》(Capitalism,Alone),很可能是托马斯·皮卡蒂的《21世纪资本主义》之后又一部具有指南性理论价值的新马克思主义著作,哪怕其书名让人容易想到意识形态另一头弗朗西斯·福山的《历史的终结》一书。经过近30年接近颠覆性的全球化变革,《形单影只的资本主义》得出一个与《历史的终结》惊人一致的结论——资本主义是唯一现存、形单影只、一家独大、令人无处可逃的社会经济形式。然而这究竟是“资本主义”这种“优越制度”的胜利,还是不问出身妄谈制度甚至来路不明的资本及其持有者的狂欢?在21世纪全球化资本主义认可甚至鼓励资本逐利凌驾于主权国家的社会文化与政治制度之上的大背景下,该如何看待人类未来的道德结构?米拉诺维奇在本书当中提供了对这些问题相当全面的看法。

在这一基础上,我们会发现资本的利益与资本所在的主权国家大多数人的利益是极不相符的。更为复杂的是,我们已经很难搞清楚资本来自哪里。任何资本交易,在全球资本主义的运行中,都可轻易逃脱国家政府的监管。米拉诺维奇认为,偷税漏税、权力寻租甚至资本家自己当总统之类“资本腐败现象”,如今已然不可能在全球层面上依靠主权国家的政府来解决。这种腐败从意大利到印度,从开曼群岛到百慕大,无色无味又无处不在。

更有甚者,对21世纪资本主义而言,国籍本身就是一种资本。为了弥补国籍带来的缺口,大量人口从低收入国家流向高收入国家。人口的流动与资本的流动目的相同,也同样很难控制,但新移民与原住民之间文化与制度上的鸿沟,带来重重矛盾。在米拉诺维奇看来,很有可能的后果,是大量国家会出现“二等公民”的现象。来自贫穷国家的新移民到了富有国家之后,依然无法获得薪资、身份上的平等,反而容易遭到歧视。

Belknap Press 2019年9月版

第一财经微信服务号

第一财经APP

[美]布兰科·米拉诺维奇(Branko Milanovich) 著

《形单影只的资本主义》(Capitalism,Alone)

在米拉诺维奇看来,富人“劳动收入”的增加,进一步拉开了他们与完全或大部分依靠劳动收入的普通人的贫富差距。在这一背景下,富人之间的“联姻”和代际传递又一次成为了主流。米拉诺维奇还认为,更多女性工作只是让这一趋势更为明显,得以成双成对组成更为富裕的家庭。同样的,越是富裕的家庭也越能提供精英教育资源且很重视教育,因此精英资本主义在资产积累上与封建社会有很高的相似度。

第一财经微信订阅号

文章作者 关键字 相关阅读 谣言与政治偏见也是病毒 2020-04-14 17:48 国际锐评丨莫让政治算计玷污了善意 2020-04-01 15:43 俄外交部:面对疫情 美国应扩大合作而非政治暗算 2020-03-21 23:03 证监会:加大对注册制等重大改革中廉政风险的防控 2020-03-20 19:04 吕建中:经济学的思维方式与刻意练习 2020-03-14 21:29 广告联系订阅中心法律声明关于我们上海工商举报中心友情链接沪ICP备1401557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80001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沪备2014002沪公安网备31010602000015号版权所有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意见反馈邮箱:yonghu@yicai.com 客服热线:400-606010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60101转6技术支持 上海第一财经技术中心技术合作:直播合作:百视通 点击关闭

因此,全球化资本主义从表面上看的确帮助第三世界国家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获得了经济发展,并促进了全球人口的流动,实际上却加大了阶级之间的不平等,只不过现在这种不平等是全球层面上的。在21世纪,全世界的人终于到了同一条形单影只的船上,受同一只“无形的手”操控。更多的财富只会积累到更少的人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