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晶股票配资网www.150259.com

北京银行年报后的暗流:信用减值损失大增 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缩水

员工被指售卖个人信息

经过高额核销后,资产质量有所提高。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为1.40%,较2018年末下降0.06%;拨备覆盖率为224.69%,较上年末提升7.18%。

近日,裁判文书网公开了两则银行职员泄露客户隐私信息的犯罪案件判决书。其中北京银行上海分行张江支行员工吴某某售卖公民个人征信信息830余条,被判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众所周知,银行不怕黑客就怕内鬼。据公开数据显示,近四分之一的数据泄露是由于企业内部人员操作不当或主动泄露造成的。

最令市场担忧的是,该行的信用减值损失增速竟高于净利增速。据财报显示,2019年,北京银行信用减值损失达到了225.47亿元,已经超过当年215.91亿元的净利润。信用减值损失增速接近30%,也明显超过净利润7%的增速,明显可以看出,资产减值损失极大地蚕食该行利润。2018年信用减值为173.76亿元,均处于一个高位。

而北京银行的这名员工在北京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张江支行临时工作期间,帮助两名不法分子违规查询银行客户个人征信信息,并将查询后的相关信息通过邮箱发送给不法分子,并收取相关的费用。截至案发,公安机关查证被告人吴某某共计向不法分子提供公民个人征信信息830余条。

这份协议也让外界对于这122亿元存款的是否存在充满怀疑。

《每日财报》注意到,2019年北京银行实现利息净收入 495.79 亿元,同比增长 8.84%;但非息收入方面,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 73.86 亿元,同比下滑16.81%。具体来说,该行的代理及委托业务、承销及咨询业务、保函及承诺业务、银行卡业务四项业务营收均低于上年同期,分别下降了9.6%、10.01%、16.3%、3.93%。

就是因为这条免责条款,让市场认为北京银行是在故意设置针对性免责条款,妄图推卸责任,逃避监管。去年7月24日,*ST康得及其部分子公司曾向公司大股东康得集团、北京银行及北京银行西单支行提起诉讼,并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受理。

总体而言,在城商行序列中,北京银行近年稳步发展,但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旦北京银行放松内控合规,持续增长的业绩就可能掉头直下。

临时工都能泄露客户信息,这让客户怎么敢把钱存到你们银行?如何完善内部控制管理制度重获大众的信赖,也成为了北京银行亟需解决的问题。

但随后由于无法缴纳案件诉讼费6300多万元,该案被法院撤诉。

作者 | 郜融莲

信用减值损失增速接近30%

不过,北京银行未在年报披露信用减值飙升的原因。但是数据也透露出一个问题:北京银行的贷款业务或许是踩雷大增。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ST康得事件影响颇大

近日,北京银行(601169.SH)公布了2019年度报告。2019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631.29亿元,较2019年增加了13.77%。同期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4.41 亿元,较上年增长7.19%。表面看起来北京银行业绩向好,但平静的外表下暗藏风波。

2019年4月30日,*ST康得披露122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而北京银行却说,账户可用余额为0。一时间市场哗然,这么多钱哪怕是打水漂都能听个响,这么无声息地,钱还能自己跑了?

出品 | 每日财报

除了北京银行贷款业务风控能力亟需提高外,体现公司经营能力的资产利润率、资本利润率以及成本收入比等指标也在逐年下降。以成本收入比为例,过去三年,北京银行成本收入比分别为26.85%、25.19%、23.23%。

如果我们将业务拆解,就会发现北京银行业务发展并不均衡。

众所周知的*ST康得(002450.SZ)财务造假案件可以说已经告一段落,而不少*ST康得的中小股东仍未放过北京银行。*ST康得在北京银行中上百亿的存款不翼而飞,让市场一度怀疑北京银行是配合康得新财务造假的帮凶。

在北京银行发布财报前,另外一件事也让该行引起热议。

而北京银行给出外界的回复是,该行于2014年1月与康德集团签订了《现金管理业务合作协议》,协议的内容是康得集团在北京银行开立结算账户,这个账户就用于归结各个附属企业账户上的资金,只要子公司账户上有钱,立刻就转到这个账户上,子公司账户的钱一毛不剩。根据协议上的条款显示,如果集团账户上的钱没了,子公司账户上即使有钱,也花不出去。

而北京银行对于这份条款,只表示说,这是各个企业自愿加入现金管理的,出了问题也与我们没有关系。

有市场人士认为,北京银行作为大型上市银行,纵容企业签订不符合程序和法律的协议,对协议面临的后果和协议本身的违规采取了选择性失明,将自己的责任撇得一干二净。像这种对于不公平待遇采取的漠视态度,往往才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原来是*ST康得控股股东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其账户余额按照零余额管理,即各子账户的资金全额归集到康得集团账户。其中,康得新大股东康得集团利用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的《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分别于2014年至2018年非经营性占用康得新资金65.23亿元、58.37亿元、76.72亿元、171.50亿元和159.31亿元。

直至目前为止,*ST康得存放在北京银行的这笔钱去哪儿了仍未调查清楚,我们不清楚钱去哪儿了,我们只能从北京银行的回复函中得知,*ST康得在2014年就已经失去了财务独立性,而集团账户未经上市公司同意便使用这些资金,这严重违法了《上市公司治理准则》等相关法律法规。

江苏省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认定,吴某某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且与他人系共同犯罪。根据被告人吴某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判决吴某某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二个月,缓刑一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4000元。

《每日财报》注意到,自从2019年起,北京银行仿佛诸事不顺一般,先是卷入*ST康得财务造假事件中,至今仍未妥善解决。再是近日被公布的北京银行员工售卖个人征信信息800余条。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不由得让人思考,北京银行怎么了?

在深交所连环问询下,*ST康得与北京银行的协议浮出水面。

一向稳健的北京银行,多个经营指标开始有了下滑的势头